韋伯觀點
首頁>韋伯觀點>從一個生病的重殘法官,看「恐龍司法」與「醫病雙輸」的年代 字體大小
點閱:18202
從一個生病的重殘法官,看「恐龍司法」與「醫病雙輸」的年代 醫匠‧唐訶德 2012-04-04

 

從一個生病的重殘法官,看恐龍司法醫病雙輸的年代

作者:醫匠. 唐訶德

最近接觸了一位糖尿病病患,陸續發生雙眼全盲、雙腳截肢、洗腎、以及反覆腦中風的嚴重疾病。很難想像這位60多歲的重度殘障病患,竟是曾經擁有無比權勢的法官。處於臥床狀態的他,三餐及各種活動都需要依靠外籍看護的幫忙,生命的尊嚴蕩然無存。偶而來看他的太太說道,她先生因為法官的職業特性,在過去總是權威的對待他人,甚至自己的太太及子女也不例外。因為高傲、強勢的作風,這位法官在生病倒下後,子女也就採取不聞不問的態度,過去趨炎附勢的朋友們,也瞬間的銷聲匿跡。

經過一番談話後,令我吃驚的是這位法官倒下前的醫療過程,竟然都是這位法官在主導,醫療專業被嚴重忽略。因為經手不少的醫療糾紛,早已對台灣的醫療充滿著不信任感。醫護人員也因為層出不窮的恐龍判決,害怕吃上官司、害怕巨額賠償、害怕牢獄之災,許多醫療上的寶貴意見也只能輕描淡寫的「提供」給他當作「參考」,重要的醫療決策完全被動的留給這位法官自行決定。

初見面時,困惑著60幾歲的身體為何會如此悲慘,這樣的疑也在此時獲得釐清,或許這就是專業傲慢所帶來的苦果。法界的傲慢,無法尊重醫療專業,獨斷的用法界觀點及書面報告來解讀醫療行為、甚至評斷醫療行為;在恐龍司法的威脅下,醫界只好根據莫名其妙的法界觀點來進行醫療行為。可悲的是,這位法官一知半解的醫學知識,就是造成更多問題的主要原因。在反覆的錯失最佳治療時機下,法官變成了臥床的重殘病患。「醫病雙輸」的年代,已經在恐龍司法的威脅下,拉開了序幕。

這些年下來,在恐龍司法的不斷威脅下,有經驗的醫師也學到了教訓。只要凡事尊重病患自主權,「依法行醫、依法轉診」,就能免於恐龍司法的威脅,這已經成了多數台灣醫師的行醫最高指導原則;少數堅持專業作法的醫師,很快的就會受到法界的無端懲罰。短短數年內,醫病關係就因為恐龍司法而迅速惡化!

想到恐龍司法所開啟的醫病雙輸時代,腦海又浮現那位生命尊嚴盡失的臥床法官,不禁感嘆:

再有權勢的人,也禁不起病痛的折磨;而即便擁有無數的名利,也逃不過死神的召喚

 

【延伸閱讀】三千萬醫糾的判決:有敵意的法界,正開啟「醫病雙輸」的時代?

【醫匠. 唐訶德】:Facebook  醫匠. 唐訶德 

【醫療改革最前線】:Facebook 醫勞盟

 


  熱門疾病與症狀指南
  熱門韋伯觀點
1
【您應該知道的避孕常識 9】事後緊急避孕
2
【受孕】驗孕的最佳策略
3
從兩位護理人員的輕生,看造假文化下的醫院評鑑
4
【急速崩毀中的急重症醫療】
5
【從台大住院醫師招考 看Hold不住的醫療崩壞】
  熱門健康新聞與評論
1
【疾病】健康檢查發現膽囊息肉 該怎麼辦?
2
骨關節保養與活化課程
3
【退化性關節炎】保養膝蓋,您該有的正確態度
4
《腦中風》缺血性腦中風的黃金治療時間:3小時
5
柯文哲的基礎重症醫學暑期課 要開始囉!